老爹好久沒有寫幼教課題了,不過“讓小朋友認識政冶”這一項課題,老爹認為有必要寫一寫。

老爹不是政冶學者,也沒有讀過政冶學,若說對“政冶”的正式認識,應該是中學時期的歷史課本獲得啟發吧!

歷史課本只能讓我們了解國內外過去的政冶,讓後人借鑒,不過要了解當下的政冶,非報章莫屬。報章是老爹的精神糧食,也是政冶認知的首要管道。

打從15歲開始,老爹就與報章,尤其是華文報章,即「星洲日報」結下不解之緣。那年老爹不過是念中二的小伙子,在學校的圖書館接觸華文報,讀華文報,也愛上了華文報。

當時的「星洲日報」是一份敢怒敢言的華文報,坦言、直率、不偏不倚是這份報章的辦報方針,蠃得馬來西亞廣大的華裔讀 者支持和欣賞。

老爹更參加了該報所成立的第一屆學生記者隊,過後還加進了這家報館任記者職,包括擔任其他部門主管,經歷了12年之久。



多年的新聞從業員生涯,讓老爹感觸很深,對於政海官場,有了進一步的認識。

政冶是神聖的,它其實不骯髒,骯髒的是部份搞政冶的人物,涉及的是千千萬萬元的不道德交易,致使國家資源流失,禍及普羅大眾。

新聞從業員對政冶立場必須做到中立,老爹在當記者這段時間,一直堅守不涉政,也不參政原則,即使與朝野政黨多位政要都有來往,但我們的關係止于晴蜒點水。

記者是新聞前線工作,和政冶人物接觸越久,了解就越多,體會當然也越深。回想學生時代對政冶的認知和對相關政冶人物的片面認識,原來都不是真實的。

可能是受身邊人影響,對在野的政冶人物總是先入為主,認定他們都是英雄,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,而在朝的就不是好東西,施政不公平、不公正和不合理,都和他扯上關係;還有種種不道德的交易,也使老百姓受苦。

不過,任職記者期間,卻發現事實和所想的不是那回事,朝野都有正氣凜凜之士,也有一身邪氣禍國殃民的政棍。在朝的政黨有內鬥,有黨爭,而在野的政黨是如此。所不同的是,他們的政冶路線不同,政綱也不同;有跑種族路線,也有的跑多元種族路線,而少數是宗教路線。

老爹離開報界之後,加入某個華裔政黨,不過七年以來,只是擔任過短暫的宣傳局副秘書,認真地說,其實還不算是一名活躍的黨員。

本屆大選,卻讓老爹有所領悟,若每個人都肯珍惜手中一票,參與國家改革議程,向來壟斷的政冶局面,是可以改變的。善用手中一票固然重要,可是不比您加入相關政黨,參與所有的政冶議程來得直接和有果效。

選舉前,公路兩旁,還有中央路段的電燈柱都掛滿了各個政黨的宣傳海報和黨徽,老爹載著兩位寶貝,兒子以諾和女兒以迦出門,這一幕盡入兩位小朋友眼廉,他們對大選一張又一張海報、布條、黨徽,還有那用著揶諭和諷刺敵對政黨的宣傳語和漫畫,充滿了疑問?

面對小朋友對政冶提出的疑問,父母要如何應對?老爹和太太所作的是坦然回答,以精簡和小朋友易懂的字眼和句子,讓小朋友對國內政冶有初步認識。

例如,見到國陣的旗幟,小朋友們會問那是什麼?老爹會這樣回答,那是由執政的13個政黨組成的“國民陣線”,簡稱為“國陣”,它的成員有“巫人統一陣線(巫統)”、“馬華公會(馬華)”、“印度人國大黨”…。

他們也問起印上“火箭”、“眼睛”,還有“月亮”的旗幟是什麼政黨?小朋友都滿意老爹的答案,也懂得分辨旗幟圖案的政黨代表,不過有趣的是,他們不直稱相關政黨,而是以“火箭黨”稱“民主行動黨”,“天秤黨”代表“國陣”…。

老爹覺得,對政冶的認識不應有年齡的限制,越早讓小朋友接觸政冶,小朋友就多了一份對國家、社會的關心和責任感。

除了國內政黨、政冶人物的認識,老爹也買了許多記載國外政冶人物史蹟的書藉,這包括華盛頓、林肯總統、拿破崙等;這些偉人對國家民族的貢獻,對小朋友成長有著正面的幫助。

我們不是要小朋友成為偉人,我們盼望的是他能對國家、社會及人民都有所貢獻,為此,我們就應從小開始,積極栽培我們的小朋友。

modernd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