幼兒學習認字、讀句子、看書,使用的方法和他們學說話完全一樣。為什麼這樣說呢?因為大腦透過眼睛的觀察和耳朵聽到聲音,學習新的事物。

耳朵聽到聲音,然後轉變成一連串的脈衝,傳達至大腦,再由大腦重新組合,並且理解這句話想要傳達的意義。

眼睛傳達字體和影像的過程也是如此,不過是聲音換作是字體和影像而已。

大腦自受孕的那一刻開始就有作用了,而且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地成長。基本上,整個發育過程到八歲時便幾近完成。

出生到周歲的小寶寶對事物產生好奇,他們是用眼睛去探索周遭世界,父母應該讓他們自由活動,並提供他們各種感覺素材和環境,從經驗中學習。

一歲到五歲?這一段時間的小朋友應該學習閱讀,廣泛地接觸人類聽、說、讀、寫各種形式的語言。

五到八歲是小朋友可塑時期的尾聲,他們也開始到學校去接受正規的教育。

老爹和太太的兩個小朋友,一男一女,老大以諾,老么以迦,他們的性格各有不同,不過他們都是愛閱讀的小朋友。太太懷孕前,我們閱讀了許多妊娠、育兒等相關的書籍,也聽了許許多多老前輩的忠告,我們決定讓小寶寶在媽咪的肚子裡面就接受教育,這就所謂“胎教”了。

太太在養胎期間,讓小寶寶聽了很多古典音樂,尤其是大音樂家莫扎特的偉大樂章作品。臨睡前不間斷地為小寶寶講故事,特別是聖經故事。由於有講聽故事的習慣,小朋友雖已六歲和二歲多,每晚仍然要聽了故事才肯睡覺。

跟小朋友講故事,不可光講,也要讓他們認字;我們的方法是便講便用手指指著字體,這樣小朋友才能認識更多字體。

小朋友從聽故事識字外,太太也通過另一個管道認他們認字。太太在懷第一個小寶寶以諾期間,準備了很多華英文字體、詞句、數學閃卡,當以諾誕生後,這些全都派上用場。

以迦和以諾一樣,他們尚在嬰兒床時,就接受媽咪每天多次的“閃卡教育(Flash card),這類教育一直延至今日。

以諾二歲多便懂得閱讀簡單且字體少的故事書,而目前二歲四個月的以迦也開始可以講出多個字體的讀法。老爹與太太都認為是拜“閃卡教育”所賜。(老爹正計劃在不久之後,在“摩登老爹”呈獻這套教學法的精華)

三歲多時,以諾的閱讀書籍類別進一步增加,他愛上了老爹的恐龍書籍收藏品。一本介紹恐龍的書籍,他看了又看,看了好幾遍都不會言倦。

探索“恐龍世界”成了他的興趣,但重要的是,他從閱讀恐龍書籍中,認識了無數的生字和字義,這是老爹和太太都感到欣慰的。

以迦的情況又如何?她愛讀各種語文的故事書,經常都自個兒跑進書房去,從書架子處尋找自己喜歡的故事書,然後不是要老爹,便是媽咪陪她讀書,從A-Z地把故事書讀完。

朋友,父母是小朋友最好的老師,若要他們學習閱讀,並愛上閱讀,就要儘早鼓勵他們閱讀,這樣才能收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
modernd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