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爹的兩個小朋友以諾與以迦,都患上輕微的“哮喘病”,遇到寒流便容易傷風、咳嗽,經中醫和西醫診診,他們的肺部較弱,需要妥善的照顧,要多些運動。

說實在,老爹不是運動熱迷,可能是工作時間關係,經常要到遠地去,所以抽不出時間運動,因此培養不到這一方面的興趣。

愛人淑惠學生時期是游泳健將,她可以在奧林匹克水準的泳池,連續來回不間斷地遊八圈,而老爹呢?只會在四尺深處徘徊,對游泳一竅不通。

我們倆都了解游泳是很好的運動項目,也很想讓小朋友們學習游泳,讓他們都像媽咪那樣,成為出色的泳將。無奈他們卻的“哮喘”的底子,只好在現階段,把“游泳”擱置一旁。

我們所居住的地方很接近怡保著名的“萬里望升旗山”;這一座山的地勢不高,不過頂端卻山高氣爽,每日愛到此處的登山客絡繹不絕,成千上萬。 

以諾在年前已經有了登高山的經驗,所以他對於是登山這項運動並不抗拒,我們反而擔心女兒以迦會不願意隨同;但後來我們的尤慮似乎顯得多餘。

這一兩個月,我們一家人都努力地安排是項活動,兩位小朋友聽到老爹和媽咪說去登山,都感到興奮不已。

我們選擇升旗山最易登的“禿頭山”,如果以一名普通的登山客的速度,從山腳至終點,只需廿分鐘時間。淑惠和以諾一起走在前頭,以諾一支箭式地比他的媽咪還要快好多,而老爹呢?掉了好多個“馬位”。

以迦尚小,腳步也小,她要老爹抱著登山,老爹不肯,老爹要以迦學習運動的精神,堅勒不拔,勇住直前。大腳步要放慢,遷就小腳步,老爹和以迦花了好久,才到達預定的地方。

登山固然為了強身健體,“登山”也是一家人培養感情的好運動。小朋友們也從周遭的環境處吸取豐富知識,他們與大自然接近,他們目睹山上已存在好數十年的老樹,也看過了野花野草……。


還記得,有一趟我們在回程下山時,淑惠和以諾看到了一條蛇,它正山路旁向前爬行;以諾除了“恐龍”外,也喜歡蛇類,從書本和動物園處看過不少,但這麼近距離還是頭一遭,頓時把他嚇得目瞪口呆,完全講不出話來,更別說逃跑。

那是一條幼蛇,它可能是一條迷途的小蛇,在發覺人的跡後,它很快地就躥進草叢裡頭去,一晃子就失去了其蹤影。

後來回到家中,我們從『動物世界百科全書』找到了這條蛇的術名,它名稱“黑頸束帶蛇”。它是一種纖細的蛇,這種蛇長著一個窄窄的腦袋和大大的眼睛。在頭部後面有一個巨大的黑色斑點,這個大斑點被沿著背部正中的一休橘黃色線條一分為二。沿著兩腹側還各有一條黃色線條,線條之間的地方有深色大斑點。

“黑頸束帶蛇”無毒,原產於美國中南部,喜歡在乾燥及靠水區活動。它們在大白天活動,以棲動物為食。它是胎生繁殖,每胎產下太約六條小蛇。

以諾和以迦喜歡到升旗山去登山的另一個原因是,這座山住著好多好多的猴子,有大的,也有小的。每每下山後,他們總是吵嚷著要看猴子,老爹和淑惠每次都不厭其煩地應了他們的要求。

在他們的眼中,猴子的生活挺有趣的,爬上爬下,沒有一刻停下;猴子們也為找食物充饑而忙,在草堆裡不斷找尋登山客丟異的食物殘渣,不果便駐足在一旁等著路人把手中拿著的水果或可吃的,拋給它們。

我們的小朋友們看得不亦樂乎,重要的他們從中也學到了寶貴一課;他們不但是可以又一次近距離見到活生生的動物,而且這群動物,即猴子,並不像在動物園那樣,被困在籠子裡。

此外,他們也深深了解到,動物和人類一樣,需要努力覓食,才不會餓死,何況是人類,也得求進步,好好做人。

我們向小朋友承諾,會繼續帶他們往山中去,讓他們從運動中學習,身體壯健,頭腦也靈活。



modernd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