寄居蟹“旦旦”6月「魂歸天國」-死了,事隔一個半月,他的“情人知己”-“秀秀”卻宣告不知所蹤,

對於養寵物的人來說,這是雙重打擊;但對以諾,他的心在流淚;這是屬於他的第一對寵物,至少目前他只飼養過“寄居蟹”這類寵物而已。

回想今年5月杪,他欣高採烈地從中醫師姐姐處,捧著透明的水族箱返家,學習養起寵物。當時,他還為膽子較大的寄居蟹取了個音似“膽”的“旦旦”名字,而另一只則取名“秀秀”(音似“羞”)。

“旦旦”-因為這一只的膽子較大,經常從箱子拿出被放在地上“散步時,四處亂闖,而“秀秀”膽子特別小,一旦感覺受威脅,就馬上躲進殼裡面。

當時老爹和太太的用意,透過這一對寵物,讓小朋友學會什麼是“照顧”,也 了解父母在照顧他們的用心;同時,也讓他們曉得生命的可貴,也懂得珍惜眼前,因此更會去愛護自己的寵物,自己身邊的人,老爹和太太對於他們有了寵物之後,生命會有許多改變而抱著希望。


不過,叫人感到遺憾的是可以活上五至三十年的“旦旦”在脫皮之後,不及兩天便死去了。“旦旦”和“秀秀”相比,前者較為壯健,但卻不知道為何會比後者更快死去。

老爹和太太都在擔心,“旦旦”是遭不知名的細菌攻擊而亡,因此它去世隔日將它埋葬後,也替“秀秀”搬家,將整個水族箱從幹廚房,遷至屋外小花園處;與此同時,我們還將“秀秀”的“家屋”大事清洗一番,澈底消毒,讓它住得更舒服。

“旦旦”死了之後,受到打擊的以諾,表面上還顯得冷靜,但老爹了解,他對養這類寵物,也露出“疲態”,興致已銳減。添水餵食這些工作,在許多時候都落在老爹和太太身上。

放在屋外會被貓吃掉嗎?其實,我們也有過這樣的尤慮,但屋前較少有貓出現,反而屋後就多著了,因為老爹有照顧他們晚飯嗎!放在屋前一個多月,並未曾發生任何事情,因此我們也放心繼續把它置放在外。

不過,好景不常,最近老爹屋外的小花園來了一只不速之客-“騷鼠”,一種雙眼不大靈光的鼠類,身體扁扁,只要有一絲縫隙,它都可鑽過去;由於它的身體發出一種很刺鼻的“騷味”,令人聞之作嘔,所以人稱它為“騷鼠”。自從這只小動物來了之後,給我們添加了不少煩惱,我們曾受過它的“傷害”,所以我們想,若不及早把它處理,家中一些物品將會被它尖銳的牙齒削破…。

老爹從北馬公幹回來第二日下午,替小花園來個大整容,然後大清洗,待幹了之後,在牆角及策略性地點撤下“硫磺”(原本是要對付蛇的,現在正好派上用場),阻止騷鼠前過,不然它的身體會遭硫磺傷害…。

這一招果然奏效,隔日老爹去檢查,沒發現騷鼠的蹤跡,而且連續四、五天都如此,老爹也不多理它了。豈料,今早太太曉過花卉後,進入屋內拉長喉嚨吶喊“秀秀”失蹤了,它已不在其殼(寄居蟹居通常居住在螺殼內)。以諾的反應很驚訝,因為他先前已失去了“旦旦”,所以心情格外緊張。

以諾立刻和妹妹以迦組成搜索隊伍,翻箱倒夾,誓要把它找出來;他的舉動也令老爹一度感到啼笑皆非,因為他拿著手電筒,嘴裡卻喊,為何電筒照射不出光芒呢?大白天照射,手電筒又如何派上用場?老爹向以諾解釋一番,他才發覺自已用錯法子,臉上泛紅,有點不好意思。

找了老半天,徒勞無功,深知“秀秀”兇多吉少,我們不禁猜測,要不然是“秀秀”罷住,自己走出殼,然爬出水族箱,去尋找它的新天地,但這點不大可能成立;我們覺得,它被騷鼠吃掉的成份高一點,加上騷鼠的嘴巴形狀尖尖,牙齒也銳利,準是它用嘴伸入殼內,然後用牙齒把“秀秀”扯出吃掉…。
如果是這樣,我們都要替以諾接二連三的失去心愛的寵物感到傷心,我們都和他站在一起,與他同尤,也為他設想下一步當走的路,會送他什麼的寵物,讓他重溫飼養寵物的樂趣。


modernd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