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對我家小朋友一件睛天霹靂的事情,以諾的至愛,寵物寄居蟹“旦旦”死了,嗚呼哀哉!

老爹日前在東海岸三州公幹,行駛了一千五百多公里,終於返抵自家門口,心裡面的喜悅情感,湧上心頭,因為別了太太,和一雙可愛的兒女多日,現在可以見到他們了………。

從淡馬魯回返吉隆坡總公司,再透過南北大道回怡保市,已是晚上八時許,天上黑漆漆一片,不過以諾和以迦完全不受視覺上的影響,他們對於老爹所駕駛的車子引擎聲音特別敏感,車子還沒完全停下,他們便從廚房處,奔向大廳,然後拉長喉嚨高喊“爹地、爹地………。”,此起彼落。

這一回,老爹一進門口,以諾就急不及待地便向老爹報告,他心愛的寵物沒
了,寄居蟹“旦旦”死了;以諾說著說著,他的一張臉也拉得長長的,神情有些兒哀傷、失望和無助。


他問老爹怎辦?老實說,老爹不是獸醫,也不是寄居蟹專家,一時之間,也不曉得要如何辦!

據以諾說,“旦旦”日前還是好好的,事發前還首次脫皮;專家說,寄居蟹脫一次皮,身體便長大一些,螺殼也換成新的。“旦旦”脫皮之後,還
離開了它居住了數個月的螺殼,進入另一個新家(螺殼)去。

想不到,專家指寄居蟹大概能活上五至三十年,而“旦旦”脫皮至換新“家”不及二日,便“魂歸天國”,令以諾有點兒措手不及。

其實,“旦旦”和另一只較小的蟹居蟹“秀秀”比較起來,“旦旦”是較為活躍而膽子大,它的名字也由此而來(“旦旦”音似“膽”),“秀秀”則被動,平時出動都是晚間,見有人接近,便會躲回殼內;它予人的感覺“怕羞”,所以以諾給它取名“秀秀”(音似“羞”)。

兩只蟹,數“旦旦”較為健壯,它的死去,似乎不大可能;據太太和以諾指出,“旦旦”死前並沒有任何不尋常的跡象;它是暴斃嗎?還是脫皮時,受到細菌感染?我們都不清楚,其死因令以諾抓不著頭腦。

以諾要為它心愛的寵物辦個簡單而隆重的葬禮,祈求它早日安息;同時,他也要求老爹為“秀秀”儘快找個新的伴侶。


modernd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