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馬的交警效率“一流”,這點相信許許多多駕車人士都會同意,無論白天或夜晚,總之他們覺得時機適當,就會派人找個好地方躲起來,伺機尋找“獵物,看看誰會那麼不幸運而自投羅網。

在市內公路、小徑,你會突然發現他們現身,向你要“禮申”(駕駛執照),你可能沒做錯什麼,不過他們表示,這是例常檢查,最後他們會放行;他們是在執行任務,而你可能是時間被耽誤而任務失敗。

他們經常也出現在高速大道上,會是三五成群,尤其是在靠近Raya之前,他們的活動更頻繁,駕車人士別開快車,即使你不愛 車,但你不得不注意你的車子時速, 可能不經意的就會超過限定時速。

老爹日前載著同事,還有太太和兩位小寶貝驅車到吉隆坡總公司去開會,下午到MINES購物中心走一趟,然後晚上進入“主題”,到Bkt.Jalil國家體育館外的露天停車場觀賞“亞洲彩燈嘉年華會”,約八時許才踏上回程,透過南北大道返回怡保市。


坦白說,我們全車人都相當疲倦,但都非常興奮和喜樂,畢竟這類出遊不多,大家都珍惜難得機會。在車上,兩個小寶貝嘻嘻哈哈的笑個不停, 真佩服他們在有限的空間裡頭,都能玩得不亦樂乎。

一個多小時後,我們過了Berang,當時的車子不多,我們的時速可能快了一點,但老爹並不以為意;其實“危機”就在這一個地點,我們之後才了解,交警在當地“埋伏”。

車子行駛四、五十公里,就在打巴休息站外,老爹見許多車子放慢時速滑行,而且交警的訊號燈特別多,經驗告訴老爹,交警擺陣要捉人了,果然情況是如此,而老爹的車子也被看上了,只好慢駛到一旁,聽候發落。

車子裡頭每一個人都很緊張,我們會受到什麼懲罰?兒子以諾和女兒以迦更是頭一遭碰上類似事情,他們雖對當時的情景有點膽怯,但也很好奇,想知道會有什麼時情發生?

我下意識地把車鏡子攪下,一位很年輕的交警跑到老爹的車旁, 他很有禮貌地向老爹說“Selamat Petang!”,然後他告訴老爹,指老爹在Berang處駕快了,時速應是每小時122公里。老爹不同意他的說法,堅稱車上載著太太、小孩和女同事,為了他們切身安全,駕快車的可能性不大,但不經意超過指定時速的可能性是有的。

這位有禮的交警不斷地重複老爹的“罪行”,接著問老爹要如何“解決”,老爹反問他要如何,他無言以對,但他卻不願直接提出他骨子裡的答案。

老爹和有禮的交警相對二十秒,後者似乎有點不耐煩了,他表示要發傳票給老爹,老爹表示,他有權這樣做…。話雖如此,他卻遲遲不動手,他似乎在等待其他“東西”,或說老爹的“回饋”,以報他放老爹一馬…。

老爹還是先開口了,老爹向他表示,老爹不能做什麼,車子裡面有小朋友,在小朋友面前,能做那項“交易”嗎?況且老爹也不會做這種姑息養姦的事情,助長歪風。他好像明白老爹給予他的暗示,片刻他向老爹要求駕駛執照,然後在他的小薄子抄抄寫寫,看起來像是在寫傳票,這時老爹再次像他表明,不能在小朋友面前做什麼,再次向他暗示,我們不可把不良風氣延至下一代,而且老爹也向他表明,即使老爹確實有超速,那也是無心之過。

不多久,他把執照歸還給老爹,然後客氣地請老爹把車子移走,老爹覺得奇怪,為何不發出傳票呢?這個疑問暫難以解答,可能一段時間之候,傳票會寄抵家門,可能永遠也不會收到…。
無論如何,老爹認為這一宗事件,老爹是做對了,老爹並不因為自己甩難,而不顧小朋友的心靈,答應有關交警的“要求”,與此同時,相信這件事情,也讓相關交警明白歪風不應助長,延續下一代。

再說,老爹也在小朋友面前,以身作則,讓他們上了寶貴的一課,錯則錯,承認錯,同時接受應該且合理的處分,用旁門左道,不正當的方法解決自己的“問題”,不但不對,觀念不正確之外,也會製造更多社會問題,禍延下一代。


全站熱搜

modernd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